《西游记》作者可能是谢肇淛

0 Comments

之前认为 《西游记》作者是徐兴公,现在认为《西游记》作者是谢肇淛的可能性更大。

明末福建福州人徐兴公(1570-1642)写作了《金瓶梅》、《石头记》(红楼梦)、“三言”、《情史》,还有可能写了《醒世姻缘传》、《新列国志》、《石点头》、《二刻醒世恒言》等等,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大连环杀手。

谢肇淛(1567 -1624)是徐兴公的外甥,徐兴公《石头记》薛宝钗原型。

清张新之《红楼梦读法》:《石头记》脱胎在《西游记》,借径在《金瓶梅》,摄神在《水浒传》。

《西游记》作者是吴承恩,证据非常薄弱,只有三条。一是清初黄虞稷《千顷堂书目》史部舆地类收入了一本《西游记》,作者吴承恩。二是吴承恩写有诗歌《二郎搜山图歌》。三是吴承恩写了短篇志怪小说集《禹鼎志》。这样就敢说《西游记》作者是吴承恩。我们主张《西游记》作者是谢肇淛,提出的证据是十倍于此都不止。

《天启淮安府志》在著录“吴承恩……《西游记》”时,并未注明这里的《西游记》是一本什么性质的著述,旧例方志一般不录通俗小说,这也间接说明吴承恩的《西游记》可能不是通俗小说、

章培恒指出,在清初黄虞稷的《千顷堂书目》里是把「吴承恩西游记」著录进卷八史部舆地类的,可见《淮安府志》著录的吴承恩的《西游记》,应是地理类的游记而并非章回小说。

吴承恩《西游记》没有卷数,也说明吴承恩《西游记》篇幅短小,不是长篇小说。一般来说,十卷以上必须分卷。不分卷的作品,篇幅一般在五卷以下。

从方言看,《西游记》的作者也可能并非苏北人吴承恩。章培恒已考知百回本《西游记》中「实是长江北部地区的方言与吴语方言并存」,又考知《永乐大典》所引「梦斩泾河龙」一段中「本存在苏北地区的方言,却无吴语方言,经百回本的作者加工后,增添了吴语方言,但没有再增添苏北地区的方言」。

第四,《西游记》讽刺上门女婿。吴承恩的父亲就是赘婿。吴承恩不可能讽刺自己父亲。

古人重孝道,吴承恩父亲当上门女婿,被人瞧不起,吴承恩为此痛苦终身。《西游记》中多次讽刺挖苦上门女婿,不可能是吴承恩写的。

证据一。谢肇淛有小说理论修养。谢肇淛是小说理论家,并且和小说理论家胡应麟有交往。

证据二。谢肇淛可能有小说写作的实践。《金瓶梅》研究专家王汝梅认为,《金瓶梅》崇祯本改写者是谢肇淛。《金瓶梅》研究专家王汝梅认为,《金瓶梅》崇祯本改写者是谢肇淛。

证据三。谢肇淛《五杂组》中有一段专论《西游记》等小说,解释了《西游记》的主题是什么,为什么要写《西游记》:小说野俚诸书,稗官所不载者,虽极幻妄无当,然亦有至理存焉。如《水浒传》无论已,《西游记》曼衍虚诞,而其纵横变化,以猿为心之神,以猪为意之驰,其始之放纵,上天下地,莫能禁制,而归于紧箍一咒,能使心猿驯伏,至死靡他,盖亦求放心之喻,非浪作也。华光小说,则皆五行生克之理,火之炽也,亦上天下地莫之扑灭,而真武以水制之,始归正道,其他诸传记之寓言者,亦皆有可采。惟《三国演义》与《钱唐记》、《宣和遗事》、《杨六郎》等书,俚而无味矣。何者?事太实则近腐,可以悦里巷小儿,而不足为士君子道也。

证据四。徐兴公《石头记》中,薛宝钗人物原型是谢肇淛,薛宝钗曾经点一出戏《西游记》。说明谢肇淛和《西游记》关系密切。徐兴公暗示,《西游记》作者是谢肇淛。

证据五。谢肇淛作品中也经常引用《西游记》。比如谢肇淛《小草斋集》蒋子才像赞:颖广而圻,似巨灵之所劈;颐张而篑,是齐谐之所宅。

证据六。谢肇淛和徐兴公一起去过江西南昌宁王府和朱谋㙔、朱孝穆等人见面。根据陈元之《西游记序》给出的信息,宁王府赞助出版了《西游记》。

证据七。徐兴公和外甥谢肇淛是最早收藏《西游记》的藏书家。说明二人第一时间得到了《西游记》全书,正好说明谢肇淛有可能写作了《西游记》。

徐兴公《红雨楼书目》藏书中有《西游记》二十卷,列在佛教分类中,《西游记》世德堂本正好就是一百回二十卷,每卷五回。徐兴公主张儒道释三教合一,稍微偏爱佛教,书目收入谢肇淛写的《西游记》有向佛家邀功请赏的意思。《西游记》的早期评论者袁于令是徐兴公朋友曹学佺的朋友,曾经专程来福州送《心史》给曹学佺,也有可能见过徐兴公。袁于令是徐兴公《石头记》中演出的《西楼记》楚江情的作者。

证据八。徐兴公、谢肇淛都是《西游记》作者的重大嫌疑人。徐兴公少年放弃科举,写作风格不够严谨,比较杂乱,突出表现在时间的安排上,细节错误、逻辑漏洞也比较多。徐兴公的作品《金瓶梅》、《石头记》都是如此。谢肇淛是进士,经历过严格的科举训练,文章非常严谨,《西游记》的文章风格严谨,更近似谢肇淛而不是徐兴公。

证据九。谢肇淛有诗《赠陈平夫》、《怀陈平夫伯孺幼孺》。徐兴公《鳌峰集》孟冬陈伯孺过山居因怀平夫荐夫女翔、送陈平夫归箬波别业。说明谢肇淛、徐兴公都和陈平夫认识。陈平夫是《西游记》作者谢肇淛和赞助者宁王府中间的重要中介人。

证据十。1592 年,万历二十年壬辰。世德堂百回本《西游记》问世。这时徐兴公 22 岁,正在写作《金瓶梅》,有点忙不过来,写作风格也不成熟,《金瓶梅》写的很乱,错误百出。经过谢肇淛的改写之后,崇祯本的《金瓶梅》好了很多。谢肇淛自己写的《西游记》就很严谨,是成熟的作品,谢肇淛比徐兴公大四岁,这也是有关系的。

证据十一。薛宝钗八面玲珑,谢肇淛也是非常全面,写小说不在话下。具备写小说的能力,也有意愿,有行动,有理论,有实践。谢肇淛科举比较顺利,也有时间。

证据十四。1606 年,万历三十四年丙午。八月,谢肇淛报转用马郎,不之官。用马郎,类似《西游记》里面的弼马温。

证据十六。福建山水、地名很多和《西游记》有关,谢肇淛有诗《水帘洞》、《游宿猿洞》。

证据十七。《西游记》提到福建特产水果荔枝。写到荔枝排芽,只有在荔枝主产区福建、广东、四川其中之一才能够看到荔枝排芽。谢肇淛是福建福州人。

明末福建福州人谢肇淛有可能写作了 《西游记》。《西游记》作者线)秣陵陈元之的《刊西游记序》。

在明朝人的著作中,只有徐兴公的哥哥徐熥留下了唯一一篇和陈元之有关的纪录。这个陈元之可能就是《刊西游记序》的作者陈元之。

徐熥《幔亭集》赠陈元之刺史:“先生宗炳流,山水卧中游。隐矣能自适,澹然何所求。紫云当日梦,黄菊此时秋。投老六溪上,依稀如十洲。”

由此得到陈元之的基本信息。陈元之,秣陵人,在某地作刺史,晚年到六溪养老。六溪是江苏阳羡县,在太湖旁边,可能是陈元之的家乡。陈元之可能是六溪人,而不是秣陵人,秣陵可能是陈元之做官或者当时所在的地方。

徐熥有一个朋友叫陈邦注。1587 年,徐熥结识陈邦注。陈邦注,字平夫,性格豪爽。徐熥认识陈元之,可能是经过陈邦注的介绍和中介。

《柳湄诗传》:邦注于义溪主宅筑磐坡别业。陈荐夫《六子诗咏平夫》云“大兄性豪爽, 不滓泥与淖。平生群从中, 束发颇同调。屏然五尺躯, 矜庄成峻峭。应对时复忘, 瞪目但清啸。才思顾便捷, 神清亦要妙。映竹洛中吟, 临流东海钓。永言遗世心, 岂恤俗士笑。” 苍按,邦注与赵世显、徐熥交最厚, 为人少可多怪。诗清冷无俗韵, 惜不多见。

谢肇淛也认识陈平夫。谢肇淛有诗《赠陈平夫》、《怀陈平夫伯孺幼孺》。谢肇淛《小草斋集》山斋小集:平夫伛偻三尺强,醉后唾骂成珠玑。

陈邦注的父亲陈朝锭就是陈元之。名字吻合,官职吻合。陈朝锭,字元之。做过知州、同知,都是刺史级别的官职。《西游记》序作者陈元之是刺史,官职级别也和陈朝锭吻合。

《全闽明诗传》:陈朝锭,字元之,闽县人,烓孙,达子。俱见上。朝巨兄,邦注父。俱见下。以恩贡入成均中式。隆庆四年(1570)顺天举人,善化教谕。升定海知县,迁崖州知州,改肇庆通判(1577),进永宁府同知。卒年七十二,有《公余稿》。

《福州府志》万历本:陈朝锭,字元之,福建省福州市闽县人。隆庆初,以恩贡入成均,领顺天庚午乡荐,历象山知县,崖州知州,投牒归。抵家,犹转永宁府同知,或劝之行,竟不出。朝锭为都御史达子,世其廉静,淡然如水,历官二十载,贫不异诸生时,而不自苦也。乡居杜门读书,绝迹城市,身死而子孙不能自存。

《福建通志》:永福县,陈朝锭,达子。顺天中式,永宁同知。亷静如其父,历官二十载,贫不异书生。

《柳湄诗传》:朝锭以世家子,能诗,好游览。乾隆福州府志选举载朝锭永福贡生,隆庆四年顺天中式。乾隆府志袭万历府志之误,须改正。

福州人谢肇淛并不认识江西宁王府的人。但是根据六度空间人际关系理论,经过几个中间人,谢肇淛可联系到宁王府。

陈邦注老家是六溪,这个时候陈邦注从福建福州回到了老家六溪。陈邦注去往六溪,徐熥写了四首诗怀陈邦注。

合理推测,徐熥找到陈邦注请求帮助。陈邦注求助父亲陈朝锭。陈朝锭是一个清官,并没有能力直接资助《西游记》出版。陈朝锭指示陈邦注回到了家乡六溪去找熟人。这个熟人就是陈善。

接下来,陈善来到了福州。陈善,字元者,是吴郡人,流寓江西建昌。吴郡包括六溪,这么说陈元者有可能是六溪人。陈元者,看名字就有可能和陈元之是亲戚关系。

徐兴公曾经请陈元者带信给江西友人宁王孙朱安仁,说明陈元者认识江西宁王孙朱安仁等人。

合理的推测,陈元者从六溪来到福州,带着《西游记》手稿去了江西宁王府找赞助。

然后,江西宁王府资助了《西游记》的出版。江西宁王府朱谋㙔等人为什么要赞助出版《西游记》,因为其中有攻击嘉靖皇帝好道教的内容。宁王府是被囚禁的高级囚徒,正乐得借此机会把皇帝臭骂一通。为了掩人耳目,宁王府又找了一个中间人,就是南京的官员唐光禄,《西游记》才到出版商世德堂手里。

《西游记》孙悟空说,“皇帝轮流作,明年到我家。”宁王府虽然不再追求武力夺位,但是乐于帮助造反失败的宁王去除造反罪名。当然喜欢《西游记》大逆不道的表述。

陈元之《刊西游记序》暗示《西游记》的刊行得到江西宁王孙的资助。陈元者可能就是其中的联系人。

陈元之《刊西游记序》作于壬辰(1592),其中说:“《西游》一书,不知其何人所为。或曰「出今天潢何侯王之国」;或曰「出八公之徒」;或曰「出王自制」。”

天潢何侯王之国,指藩王府,即是江西宁王府朱谋㙔等人。八公之徒,指始入闽的林、黄、陈、郑、詹、邱、何、胡八姓的后人。

1609 年,万历三十七年己酉。徐兴公曾经到过南昌。徐兴公见了妙玉原型宁王孙朱谋㙔、朱孝穆、朱安仁等人,一是表达感谢宁王府支持出版《西游记》,二是谈了其他更多的合作业务,比如《文心雕龙》、“三言”等等。后来朱孝穆用笔名绿天馆主人为徐兴公《古今小说》写了序言。

1618 年,万历四十六年戊午。谢肇淛参藩滇南,徐兴公送行,二人一同到南昌,得到朱谋㙔等王孙公子以及喻应夔、喻应益、陈士业等人的热情接待。谢肇淛有诗《赠欎仪王孙》。

综上所述,徐熥通过陈邦注认识陈朝锭。陈邦注前往六溪请陈元者。陈元者前往江西帮助徐熥、徐兴公、谢肇淛联系江西宁王孙朱谋㙔等人,江西宁王孙资助了《西游记》的出版费用。陈朝锭作《刊西游记序》。这就是《西游记》问世的整个过程。

秣陵陈元之撰《刊西游记序》:《西游》一书,不知其何人所为。或曰「出今天潢何侯王之国」;或曰「出八公之徒」;或曰「出王自制」。

天潢何侯王之国,群书所无。潢、何,指代最早入闽的八姓林、黄、陈、郑、詹、邱、何、胡。

福州有三山一水,自古别称「三山」。乌山是三山之一。乌山又称乌石山、射乌山,位于市中心,与于山、屏山鼎足而立。相传汉代何氏九仙于重阳节登乌山揽胜,引弓射乌,故又称「射乌山」。

重阳登高源出蔡侯望河楼。蔡侯望河楼又名看花楼,位于看花楼村的蔡国故城西城垣之上,为当年蔡侯登高眺望汝河和四周风景之处,故称蔡侯望河楼,后九九重阳节起源于此,故又称其为重阳登高处。

九月九日重阳节绛囊的传说出自南朝梁吴均《续齐谐记》。徐熥用绛囊比喻荔枝,写了《绛囊生传》。

吴均《续齐谐记》: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累年,长房谓曰:「九月九曰,汝家中当有灾。宜急去,令家人各作绛囊,盛茱萸,以系臂,登高饮菊花酒,此祸可除。」景如言,齐家登山。夕还,见鸡犬牛羊一时暴死。长房闻之曰:「此可代也。」今世人九曰登高饮酒,妇人带茱萸囊,盖始于此。

徐兴公《笔精》专门考证过八公的名字是:苏飞、李尚左、吴田申、雷被、毛被、伍被、习昌。

徐兴公《石头记》第十四回:那时官客送殡的,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,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,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,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,修国公侯晓明之孙世袭一等子侯孝康,缮国公诰命亡故,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。这六家与宁荣二家,当日所称「八公」的便是。

徐熥、徐兴公使用八公指代福建的别称八闽。八公之徒指始入闽林、黄、陈、郑、詹、邱、何、胡八姓的后人。

中原战乱频仍,衣冠南渡,始入闽者,有林、黄、陈、郑、詹、邱、何、胡八姓,本系中原大族,入闽后先在闽北(今南平地区)及晋安(今福州)定居,而后渐向闽中和闽南沿海扩散,史称「衣冠南渡,八姓入闽」,故称「八闽」。

福建多山,多猿猴,闽越地区早期就有猿猴崇拜。猴神、齐天大圣、孙悟空的崇拜在福建最为发达。供奉孙悟空的「圣王庙」、「圣王亭」、「齐天府」遍布各地。现在,福建省福州市大大小小的大圣庙仍然超过 700 间。

八闽各地的「齐天大圣」来源不一,最早都来自先民的动物崇拜之一,对猴神、猴精的崇拜。在福州,最早流传在连江,有「西姐猴精」协助林尧夫妇围海造田的故事。早在唐宋时期,闽中各地就有猴精传说和猴王崇拜,最后汇总为「丹霞大圣」。据《闽都别记》载,丹霞大圣原是一只全身红毛的猴精,到处为非作歹,犯下奸女的孽罪,后被临水夫人陈靖姑抓住,阉去淫根,安顿于乌石山宿猿洞内。丹霞大圣改过自新后,修得法力无边,显圣佑民,「城市乡村皆有齐天府,俗呼猴王庙。」一些学者认为,福州的猴霞大圣后来成为明代创作《西游记》中作为孙悟空的主要参考原型之一。

清褚人获《坚瓠集》:艮斋杂说,福州人皆祀孙行者为家堂。又立齐天大圣庙,甚壮丽。四五月间,迎旱龙舟,装饰宝玩,鼓乐喧阗,市人奔走若狂,视其中坐一猕猴耳。无论西游记为子虚乌有,即水帘洞岂在闽粤间哉?风俗怪诞如此。而不以滛祠毁,则杜十姨、伍髭须相公固无怪也。

蒲松龄《聊斋志异》齐天大圣:许盛,兖人。从兄成贾于闽,货未居积。客言大圣灵著,将祷诸祠。盛未知大圣何神,与兄俱往。至则殿阁连蔓,穷极弘丽。入殿瞻仰,神猴首人身,盖齐天大圣孙悟空云。

明代时,福清出了一位名宰相叶向高。叶向高是徐兴公的朋友,《石头记》贾元春原型。相传他的相府里有一座花园,用奇形怪状的石头砌成假山和水池。池中有一石直立如柱,高一丈,粗二三尺。有趣的是,雨后石柱上四面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猴子形状,栩栩如生。有的人仔细数过,石柱上共有 81 只大小猴子,所以整数取名为「百石猴」。奇怪的是,雨后天晴,猴形便隐没,模糊难辨。如今,成了福清一处十分有趣的名胜。

清郭柏苍《竹间十日话》记载,福州有温泉十九处,其中之一为女子专用,有猴王看守,和《西游记》蜘蛛精一回的故事很相似:大脚妇浴焉。壁口有猴王守之,男子混入即遭谴。

谢肇淛从小在福建福州猴神孙悟空崇拜浓烈的氛围之中长大,《西游记》不是福建人写的才是咄咄怪事。

日本学者矶部彰指出:明代何乔远编的《闽书》中,有许多地名可以使人想起《西游记》,例如:卷十五有水帘洞、铁板嶂(《西游记》的水帘洞有铁板桥),卷二十有莲花洞,卷四及卷十五皆有玉华洞(《西游记》中有玉华县),卷二十一有八角井(《西游记》中乌鸡国王被推入「八角流璃井」)等等。

福建闽侯县有一个五虎山,也叫甘果山。史载,汉仙人介琰曾隐居于此,晋葛洪也曾在这里的岩洞中栖息,故有石坛、石床、石洞等遗迹。

五虎山盛产珍果名茶。山上自古盛产柑橘、荔枝珍果,因味甜美,誉称神果,有「就食则可,携出则迷」之说。唐天宝六年(747)曾敕号「甘果山」。

在福州乌山上,有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。据清《榕城考古略》与《乌石山志》记载,乌山上这个洞名为「宿猿洞」,洞内怪石耸立,藤萝阴翳。唐代有一位隐居者在洞里养了一只猿猴,故而得名「宿猿洞」。宿猿洞可能是水帘洞的原型。

水帘洞是武夷山风景区最大的岩洞,位于章堂涧北侧,是水平岩层中较软岩层受流水侵蚀凹陷而成,故不同于石灰岩溶洞,洞内比较宽敞,可容千人。洞顶有泉下落,形成高达 80 米的瀑布,水大时如水管涌出,汹涌澎湃,水小时如白色玉带,随风飘洒。古人赞之:「赤壁千寻晴疑雨,明珠万颗画垂帘。」被誉为「山中最佳之景」。洞中还有三贤祠、三教堂和清微洞真观三座石建筑遗址,及古人摩崖题刻多处。

徐熥《游武夷山记》,其中提到水帘洞。徐熥有诗《游水帘洞时久不雨飞沫稍微赋得一首》。

徐兴公有诗《水帘洞》、《宿水帘洞》、《咏水帘》、《寻宿猿洞观宋贤题刻》。

《西游记》中,孙悟空从水帘洞下去,很快就到了东海龙宫,可见花果山距离东海不远,原型就在福建。

徐熥《游武夷山记》,其中提到火焰峰。「又数里过火焰峰,峰悉赭壁,若红云秀天。」

徐兴公《笔精》何天之衢:长洲张氏曰:何,梁武帝作荷,负也。王延寿鲁灵光殿赋云:直荷天衢以元亨。程子曰:天之衢亨。误加何字。朱子曰:何天之衢。何其通达之甚也。讃之也。俞玉吾集说引晦叔王氏曰:荷当作行。以上四说,均于易有禆,而晦叔王氏似尤简明。

王应山《闽都记》:水晶宫。五代伪闽建。王氏据有闽土,筑室百馀间,临西湖上,擕后宫从子城复道中出游。其时,北街尽西湖也,岁久址失。闽人指湖中小山为水晶宫故址,非是。

《西游记》中,唐僧、孙悟空、猪八戒、沙和尚,可能是徐㭿和徐熥三兄弟性格特征的投射。

猪八戒高老庄娶妻,徐兴公妻子名为高德庄(1567-1607),和《西游记》高老庄的高小姐一样体弱多病,后来病死。

苹果,明清称为苹婆。徐兴公《西游记》、《金瓶梅》很少提到苹婆。徐兴公《石头记》根本就没有提到苹婆。

苹婆在明朝在北方普遍种植,在安徽以南完全没有,在清朝才开始在全国普及种植。

观察《西游记》、《金瓶梅》、《石头记》对苹婆的记录,结论是,这三本书的作者的地理位置是在没有种植苹婆的地区,就是时间在明朝、地点在安徽以南的地区。

荔枝,是福建特产水果。徐熥兄弟关注、重视荔枝,徐熥写了把荔枝拟人化的《绛囊生传》、《十八娘外传》。徐兴公著有《荔枝谱》。徐兴公《金瓶梅词话》中多次提到荔枝,就是日常水果,并没有说荔枝是从远处来。

徐兴公《金瓶梅词话》第四十二回:「买四盘鲜果:一盘李干、一盘胡桃、一盘龙眼、一盘荔枝。」

徐兴公《金瓶梅词话》第五十四回:「不住的拿上廿碗下饭菜儿:蒜烧荔枝肉、葱白椒料桂鱼、煮的烂羊肉、烧鱼、烧鸡、酥鸭、熟肚之类。」

徐兴公《石头记》第三回:合中身材,腮凝新荔,鼻腻鹅脂,温柔沉默,观之可亲。

徐兴公《石头记》第二十二回,贾母出谜语,猴子身轻站树梢。打一果名。贾政已知是荔枝。

徐兴公《石头记》第三十七回:晴雯笑道:「给三姑娘送荔枝去的,还没送来呢。」袭人道:「家常送东西的家伙也多,巴巴的拿这个去。」晴雯道:「我何尝不也这样说。他说这个碟子配上鲜荔枝才好看。」

徐兴公《石头记》第三十七回:宝玉听说,便展开花笺看时,上面写道:妹探谨启二兄文几:前夕新霁,月色如洗,因惜清景难逢,未忍就卧,漏已三转,犹徘徊桐槛之下,竟为风露所欺,致获采薪之患。昨亲劳抚嘱,已复遣侍儿问切,兼以鲜荔并真卿墨迹见赐,抑何惠爱之深耶!

《西游记》提到荔枝很多,素菜有福建特色。作者特别提到荔枝排芽,如果作者本人不是在荔枝产区,不可能看到荔枝排芽的细节。

《西游记》第二十八回:青靛脸,白獠牙,一张大口呀呀。两边乱蓬蓬的鬓毛,却都是些胭脂染色;三四紫巍巍的髭髯,恍疑是那荔枝排芽。

《西游记》第四十四回:道士害怕,急拽步往外走时,不知怎的,着一个荔枝核子,扑的滑了一跌,哨的一声,把个铃儿跌得粉碎。猪八戒忍不住呵呵大笑出来。

《西游记》第八十二回:唐僧跟他进去观看,果然见那:盈门下绣缠彩结,满庭中香喷金猊。摆列着黑油垒钿桌,朱漆篾丝盘。垒钿桌上,有异样珍馐;篾丝盘中,盛稀奇素物。林檎、橄榄、莲肉、葡萄、榧、柰、榛、松、荔枝、龙眼、山栗、风菱、枣儿、柿子、胡桃、银杏、金橘、香橙,果子随山有。蔬菜更时新:豆腐、面筋、木耳、鲜笋、蘑菇、香蕈、山药、黄精。石花菜、黄花菜,青油煎炒;扁豆角、江豆角,熟酱调成。王瓜、瓠子,白果、蔓菁。镟皮茄子鹌鹑做,别种冬瓜方且名。烂煨芋头糖拌着,白煮萝卜醋浇烹。椒姜辛辣般般美,咸淡调和平。

《西游记》第一百回:烂煮蔓菁,糖浇香芋。蘑菇甜美,海菜清奇。几次添来姜辣笋,数番办上蜜调葵。面筋椿树叶,木耳豆腐皮。石花仙菜,蕨粉干薇。花椒煮莱菔,芥末拌瓜丝。几盘素品还犹可,数种奇稀果夺魁。核桃柿饼,龙眼荔枝。宣州茧栗山东枣,江南银杏兔头梨。榛松莲肉葡萄大,榧子瓜仁菱米齐。橄榄林檎,苹婆沙果。慈菇嫩藕,脆李杨梅。

观察《西游记》、《金瓶梅》、《石头记》对荔枝的记录,结论是,这三本书的作者的地理位置是在明朝荔枝的主要产区,就是福建、广东、四川其中一个。

《西游记》七十五回:「大圣道:我儿子,你不知事!老孙保唐僧取经,从广里过,带了个折叠锅儿。」

徐兴公《石头记》第五十三回:乌进孝笑道:「那府里如今虽添了事,有去有来,娘娘和万岁爷岂不赏呢?」

《西游记》第七回:只见赤脚大仙又至。向玉帝前俯囟礼毕,又对佛祖谢道:「深感法力,降伏妖猴。无物可以表敬,特具交梨二颗,火枣数枚奉献。」

徐兴公《二刻醒世恒言》第二十二回昆仑圃弦续鸾胶:回头又命一仙童,取火枣一枚,交梨一颗,与他食了,即令童子送鹤羽下山。

徐兴公《金瓶梅词话》第十二回:琴童“只因昨夜与玉皇殿上掌书仙子厮调戏,今日罪犯天条贬下方。”《西游记》猪八戒戏嫦娥被贬。

徐兴公《金瓶梅词话》第二十六回:“玳安道:嫂子,我告你知了罢,俺哥这早晚到流沙河了。”

徐兴公《金瓶梅词话》第六十三回:“谨以刚鬣柔毛庶羞之奠,致祭于故亲家母西门孺人李氏之灵。”《西游记》猪刚鬣。

徐兴公《喻世明言》第二十卷陈从善梅岭失浑家,讲述陈从善被齐天大圣申阳公绑架的故事。素材来源于福建猴神齐天大圣崇拜。

徐兴公《喻世明言》第二十一卷临安里钱婆留发迹:婆留道:「这大树权做个宝殿,这大石权做个龙案,那个先爬上龙案坐下的,便是登宝殿了,众人都要拜贺他。」众小儿齐声道好,一齐来爬时,那石高又高,峭又峭,滑又滑,怎生爬得上?天生婆留身材矫捷,又且有智,他想着大树本子上,有几个靼[8],好借脚力,相在肚里了,跳上树根,一步步攀缘而上。约莫离地丈许,看得这块大石亲切,放手望下只一跳,端端正正坐于石上。众小儿发一声喊,都拜倒在地。婆留道:「今日你们服也不服?」众小儿都应道:「服了。」

徐兴公《警世通言》第四十卷旌阳宫铁树镇妖:太子曰:「我龙宫有一铁杵,叫做如意杵;有一铁棍,叫做如意棍。这个杵这个棍,欲其大,就有屋桷般大,欲其小,只如金针般小,欲其长就有三四丈长,欲其短只是一两寸短,因此名为如意。此皆父王的宝贝,那棍儿被孙行者讨去,不知那猴子打死了千千万万的妖怪。」

徐兴公《醒世恒言》第三十二卷黄秀才徼灵玉马坠:黄生大喜欲狂,恨不能一拳打落日头,把孙行者的磕睡虫,遍派满船之人,等他呼呼睡去,独留他男女二人,说一个心满意足。

徐兴公《警世通言》第四十卷旌阳宫铁树镇妖:一片黑烟,万团烈火,却是红孩儿身中四十八万毛孔,一齐迸出,又是华光将手里三十六块金砖,一并烧挥。

《西游记》的作者不是吴承恩。《西游记》作者有可能是明末福建福州人徐兴公、谢肇淛其中之一。谢肇淛的可能性稍大,徐兴公不能排除嫌疑。也有一种可能性就是,徐兴公、谢肇淛合作写了《西游记》,或者徐兴公写作《西游记》,谢肇淛给了帮助,做了修改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